????李公公顺着春兰的眼神看去,见到了里头的人影。

????“噢,那位,”李公公面上轻松笑了笑,“那位是太子的心腹,在御书房里头帮着太子一道处理政务的。”

????春兰当然是认得的,也不用李公公介绍,远在太子住进东宫之前,不,远在沈清婉嫁给祁佑之前,春兰就见过这个人了。

????密玉,最早是在青石阁,替祁佑管理青石阁的。

????后来青石阁倒了,春兰倒是没再见过密玉。

????这回见到,春兰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不过密玉是太子的手下,这一点,春兰是知情的。

????更别说当年沈清婉前往营州,春兰不曾陪同,一路还是密玉照顾的。

????春兰冲李公公点了点头,道了句谢,就转身往东宫走了。

????等到了寝殿,沈清婉已经在小桌托着脑袋,一垂一垂地打瞌睡了。

????春兰见状,蹑手蹑脚地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唤她:“太子妃?太子妃?”

????沈清婉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她。

????春兰小声劝慰道:“奴婢去看过,太子这会儿正在御书房里呢,听李公公的意思,太子这几日都忙得很,您早些休息吧。”

????沈清婉默默地点了点头,她也确实是困了。

????春兰好心,总想让沈清婉安心些,便将自己看到的一应都说了。

????“奴婢还瞧见,从前青石阁的那个密玉姑娘也在里头帮忙,想来太子这几日确实是忙得不行。您照顾好自己才是……”

????谁知春兰自以为可以让沈清婉安心的话,落到沈清婉的耳中,却是如青瓷落地,一声脆响惊人。

????春兰话才说了一般,就见沈清婉顿住了往床铺走去的脚步,愣愣地回头看她:“你说谁?”

????春兰一怔,又说了一遍:“密玉姑娘,曾经青石阁外间看店的那个姑娘,您还记得吗?”

????沈清婉当然记得,她不禁记得,她还知道密玉对祁佑并非只有简单的主仆之情。

????就这,还是祁佑自己跟她说的。

????也不知是人困得糊里糊涂,还是人有了身孕情绪便被放大,这会儿听到密玉这两个字,又想起祁佑在营州与她说的那些,一口气就噎在心口,怎么都化不了了。

????定了定神,沈清婉没有说话,转身就出门去了。

????春兰一惊,忙跟了上去:“太子妃!太子妃!您这是做什么!”

????沈清婉却是头也不回地就要走出去。

????春兰眼瞅着拦不住,也只能快速回身拿了件暖和的披风和手炉,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等她到了外头,沈清婉已经走出老远了。

????春兰一边喊着,一边让她等等,可沈清婉跟没听见似的,挺着个肚子,艰难地在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

????春兰好不容易才跟上了她,给她把披风披上。

????“太子妃,您这是做什么?”春兰急得满头是汗,依旧小心翼翼问她。

????沈清婉却是没有回答她,脸上沉沉地,只自顾自地超前走去。

????春兰左右转头看了看,她知道胜邪奉太子之命保护沈清婉,这会儿一定在边上,怎么都不出来帮个忙呢?

????胜邪自然是看到了,沈清婉漏夜出门。

????但沈清婉是他的主子,他是一个暗卫,没有沈清婉出声,他自然是不会自作主张跳出来劝沈清婉如何如何的。

????春兰只能小心翼翼扶着沈清婉,就这么一路走到了御书房。

????春兰的鞋都湿透了,她却只担心沈清婉。

????这一路从那么多积雪上踏过来,想必沈清婉如今脚也湿透了吧。

????沈清婉到了御书房门口,还站着的李公公见着她,还以为自己眼睛花了呢。

????“太子妃?!哎哟这冰天雪地的,您怎么过来了?”

????沈清婉也没有理会他,只自顾自问着:“太子在里头吗?”

????李公公忙忙点头:“在里头,在里头,大臣们方才都走了,太子妃您若想见太子,便赶紧进去吧。”

????祁佑对沈清婉的疼爱,他身边这群人都是心里有数的。

????如今大晚上的,又冷,沈清婉这样来到门口,李公公自然不会先进去禀报,再让沈清婉进去。

????更何况这位还有着身孕呢。

????沈清婉点了点头,便也不客气,抬脚就进去了。

????春兰小心翼翼扶着她,二人就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见,祁佑正伏在桌案上写着什么,而另一侧的香炉便,密玉正捧着一盒子香,正在往里加。

????沈清婉只觉得自己气血上头,满脑子都是红袖添香这四个字。

????沈清婉一进来的时候,祁佑便听见了,一抬头,见着是沈清婉,登时惊得不行,扔下手中的东西就跑到了沈清婉面前。

????“你怎么过来了?”祁佑面上尽是着急,“都这么晚了……”

????祁佑捏了捏她的手,只有掌心隐隐一些手炉的热量,手背和指尖都是冰冷的。

????再看她身下站着的地方皆是水迹,一看便知脚都湿透了。

????祁佑皱眉,也顾不着说些什么,便将沈清婉抱了起来。

????沈清婉一惊,自己已经悬空了。

????等坐下的时候,才发现祁佑竟然把自己放在了御案上。

????这会儿沈清婉有点清醒了,再不高兴,自己也万万没有坐在御案上的道理啊。

????“你……你放我下去。”

????沈清婉不敢轻举妄动,只得低低斥他。

????祁佑却是丝毫不顾及,徒手便把沈清婉的湿鞋脱了。

????里头袜子都浸透了,冰凉冰凉的,都不像是活人的脚。

????祁佑一急,便将自己的衣服扯开,直接把沈清婉光溜溜的脚揣到了自己怀中。

????“哎……”沈清婉脸一红,几乎都是去知觉的脚尖,触到了祁佑结实温暖的腹肌。

????祁佑却是根本由不得她挣扎,将她的脚老老裹在自己的肚子上。

????“别动!”祁佑的声音里有一丝不悦,抬头看向她,声音里都沉了几分,“手脚都冰凉了,你不知道顾着点自己的身子吗?”

????沈清婉听他凶自己,一委屈,眼泪顿时就下来了。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沈清婉的声音很轻,旁人也听不到。

????春兰与密玉在边上呆呆站着,也不敢看他们两夫妻的样子。

????祁佑叹了口气,这才想起边上还站着人,突然灵光一现。

????这……这个小妮子,不会是误会自己什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