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天时间,江枫之名,就是在古境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样一个战斗疯子的存在,一言不合,掀起战斗,霸道无匹。

????多个古道统传人横空出世,消息传出,古境震动,上下一片沸腾,然而江枫一枝独秀,盖过所有人的风头。

????这样的情况,使得古境内诸多强者纷纷无语,那些古道统传人的现世,竟是沦为了江枫成名路上的垫脚石。

????不过江枫名气越大,目标也就越大,这些古道统的传人,无一例外都是找上江枫,使得江枫一时间风头无两。

????伴随着一场场战斗的发生,江枫的进步几乎肉眼可见。

????蓝韵追随于江枫身侧,亲眼目睹这般变化的发生,而后总算是明白江枫在做什么,然而,在明白过后,蓝韵看向江枫的眼神,也就愈发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江枫的行为不可谓不疯狂,那些古道统的传人,一一沦为其崛起路上的垫脚石,若非是疯子,岂敢这般疯狂?

????不过蓝韵也并非没有收获,她观悟那些战斗,体悟良多,其收获虽说远远比不过江枫,但也是心满意足,不敢有更多的奢求。

????“轰!”

????虚空炸碎,漫天剑气如瀑,一道身影朝着后方横飞,张嘴,吐出一口血来。

????“承让!”收起嗜血剑,江枫笑眯眯的说道。

????那修士名林申,号称是战神宫传人。

????林申一脸无语的看着江枫,他见江枫得意洋洋的模样,差点又是要吐血。

????“林某心服口服。”林申说道。

????林申没办法不服气,江枫是正面横击,直接碾压,他号称战神后裔,却被江枫面压制,憋屈不已。

????“这样就服气了吗?要不,你我再战一场?”江枫笑眯眯的说道。

????“不……不必!”

????林申那叫一个郁闷,看怪胎一样的看着江枫,心想难怪古境内传言江枫是个神经病,果然就是这样。

????他又不是受虐狂,更无受虐倾向,怎么可能答应江枫的要求?

????林申觉得,江枫根本是想要打他的脸,而且是要让他主动将脸送上去的那种,就算是他得了失心疯,也万万不会那样去做!

????“林兄,江某认为你还有很大的潜力,务必再接再厉,切莫放弃自己。”江枫一本正经的说道。

????“……”

????林申无言以对,虽然他很想承认江枫是对的,但一旦承认,很可能要再次被江枫碾压,于是很识趣的选择沉默。

????“林兄……”江枫再度开口。

????“江兄,不必多说!”摆手,林申打断。

????“林兄,江某神往战神宫已久,今日与林兄一见,甚为投缘。”江枫说道,很严肃。

????“……”

????于是林申再度无语,灰头土脸的离去,因为他很担心会控制不住冲上去抽江枫的脸,只是那样一来,最终极有可能会反过来被江枫抽脸。

????为了避免发生更为不愉快的事情,他只能离去。

????“唉——”

????江枫重重叹息,他之所以再三怂恿林申,是因为始终差了那么一点感觉,似乎临门一脚,就能跨过天尊的那道门槛,然而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数天时间,江枫一共有过十来场战斗,这般战斗的数量,看似颇为惊人,然而包括这林申在内,每一场战斗,都是点到为止。

????也就是说,十来场战斗,无一场生死战。

????江枫情知,正是因为此故,使得他始终欠缺那么一点感觉,此点,不是不让江枫深感无奈的。

????而其中的缘由,并非是这些古道统的传人,有多么爱惜羽毛,而是他们各自拿江枫当成了验证自身实力的目标。

????因此即便江枫再三挑衅,这些古道统的传人,也是无比的克制,并不与江枫撕破脸皮,此点不是不让江枫感到无语的。

????“蓝韵,还有谁没有来的?”江枫问道。

????“前辈,他们都来过了。”蓝韵回应道。

????每一位到来的古道统传人,除了未曾有过一战的简知行之外,尽数被江枫压制,蓝韵能够强烈感知到江枫对战斗的渴望,只是,该来的都来过了,不该来的,绝然不敢前来。

????“这就完了吗?”江枫深深叹息,怅惘不已。

????“走,我们去见简知行。”一会之后,江枫说道。

????蓝韵哭笑不得的很,嗫嚅问道:“前辈,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也对,那就去见源天宗那个家伙。”想了想,江枫说道。

????“前辈……”

????蓝韵满头黑线,纵然左思右想,都看不出来,二者有什么差别。

????“是不是也不太好?”将蓝韵的反应纳入眼中,江枫问道。

????“前辈,晚辈不敢说!”蓝韵呐呐说道。

????“如实说来即可。”江枫示意道。

????“前辈,晚辈认为,也不太好。”蓝韵只好如实说道。

????“也罢,就此算了。”江枫摆手,遗憾不已的说道。

????……

????江枫很遗憾,但这些古道统的传人则很头疼。

????他们陆续出现于江枫面前,与江枫一战,固然是在拿江枫验证自身的手段,可从另一方面而言,则是欲要借此,论一个高低。

????可是,每一个人都被江枫狠狠压制,成了江枫的名声,他们各自之间的高低,根本没办法去判断。

????江枫的名气越大,他们的失落感就越大。

????即便只有一个古道统传人现世,这般消息也注定要震世,何况在短短数天,十来天古道统的传人纷纷现世,几乎每一个人都觉得,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因为他们的出现而到来。

????但并没有!

????因为江枫的缘故,几乎每个人都被打上了名不副实的标签。

????原本诸人应该因为他们的出现震动狂欢,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江枫吸引过去,使得他们的存在感一而再再而三降低。

????尤其是伴随着林申一战失利之后,他们几乎是要彻底失去存在感,这样一来,又如何会不失落不已。

????“失策了。”

????有古道统传人这样说道,认为前去与江枫一见,是一件无比愚蠢的事情,若非是打着江枫的主意的话,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他们都在算计江枫,奈何算计不成,反而各自名气大损,得不偿失。

????“疯子!”

????也是有古道统传人,这样评价江枫。

????这是一度被认为破灭了无尽岁月的道统,身为这些古道统的传人,他们所肩负的不只是荣光,更多的则是责任。

????每一个人,都是野心勃勃,然而他们的野心,尚处于萌芽的阶段,就是被江枫恶狠狠的扼灭了。

????江枫太过疯狂,比之他们,更像是某个古老道统的传人。

????“该死!”

????亦是有古道统传人,大声叫骂。

????他们拿江枫当成垫脚石,谁料江枫竟是成了拦路虎,拦住了每一个人的脚步,这一战的失利,往后纵使百战千战,恐怕都是难以挽回各自的口碑。

????因此一来,变得失控,再无风度。

????……

????针对这些言论的出现,江枫很是坦然,并不回应,似乎是低调了不少,可并非如此,江枫找到了这些放话的家伙,不由分说开启第二轮的战斗。

????时间过去数天,诸多进入古境的修士发觉,古境有着从未有过的平静。

????每一个古道统的传人对江枫都是无语了,怎么都不会想到,江枫竟是会干出这种事情,直接找上门就直接出手,一句话都不说。

????只是,也就平静了数天而已,很快,江枫再度成为古境之内,绝对的焦点人物,这一次,是由于他将所有的古道统传人都给得罪了,即便简知行和源天宗的传人都不例外。

????“前辈……”

????蓝韵忧心忡忡,她一直跟在江枫的身边,深知那些古道统的传人,对江枫是多么的咬牙切齿,简直恨不能,从江枫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我心里有数。”江枫笑眯眯的说道。

????第二轮战斗结束之后,江枫发觉,自身距离跨过那道门槛,又近了一步,虽说因此付出了一些代价,背负了骂名,但比之收获而言,不值一提。

????江枫自是清楚蓝韵在担心什么,但江枫毫不担心,最坏的结果不外乎成为众矢之的,这些古道统的传人,联手针对他而已。

????但那却是江枫想要的结果,江枫觉得,若是再进行一轮战斗的话,应该就差不多了,他将能真正意义上,成就天尊。

????奈何,江枫又一次失望了。

????这些古道统的传人,都是心高气傲的很,根本没有联手的打算,他们极为默契的,选择忽略江枫的存在,进而,在古境内的活动,越来越活跃。

????“江兄……你这,真是疯狂!”简知行来见江枫,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

????“简兄要是心里有怨气的话,出手便是。”江枫笑着说道。

????简知行无语,他原本是来劝说江枫,适可而止,毕竟,那些古道统的传人,无一不是拥有强大底牌,若当真撕破脸面,江枫未必能占到便宜。甚至,大概率会狠狠的摔个一个跟头。只不过到目前为止,未曾有谁,真正和江枫翻脸罢了。

????只是在一番审视江枫之后,简知行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他总算是明白过来,江枫近段时间如此疯狂,是因为什么。

????“天尊!”简知行无言以对。

????简知行默默到来,又默默离去,他即便有心阻止江枫,也是心知万万阻止不了,江枫必然成就天尊,那一天,将很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