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呢?”东门微生追问道。

????已经被松绑的刘冰站出来说道:“我可以作证,我是被蒙骗的,谢方恒骗我说那是他的东西,请我帮忙拿回去,他和李长虹两个的课业拿反了,我就信了,没想到是去掉包,我不能忍受这份欺骗,还请副山长做主。”刘冰对樗里疾抱手一礼。

????樗里疾微微眨了眨眼睛,示意他稍安勿躁。

????“证据俱全,狡辩无益。”樗里疾语重心长的对谢方恒说道。

????从人证和物证看,一切都指向于谢方恒无疑了。他作为第三方,又不能以仲裁的态度去对待。他只是老师,不是官府的人。

????谢方恒知道自己已然逃不过,但他又不想太憋屈,被罚之前一定要再拉一人下水。伏广德他不敢动,但是姜云及他可以,哪怕拼上自己的前程。

????一时的冲动,极有可能造成千古之恨。情急之下,谢方恒道:“难道你们以为这种事我一个人做的出来吗?哈哈哈。”谢方恒大笑。

????“姜云及是我的同伙,这些事他都知情。”

????“……”真是人在地上站,祸从天上来。云及表示他很无辜好吗?谢方恒说话之前有没有动脑子?怕不是狗急跳墙了吧!

????云及丝毫没有被谢方恒的话给吓到,他瞧了谢方恒一眼,又看向黄竹予,道:“敢问黄师兄,这些事情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

????黄竹予知道云及的意思,连忙说道:“就是前两天的事情。”

????“哦,对不起啊,谢师兄,云及这几天都忙于照顾我家生病的轩哥,没那个闲工夫与你共谋大计哟。”云及嘿嘿一笑。

????黄竹予道:“没错,我去探望过管师弟,他病的严重,当时姜师弟正照顾着。”

????谢方恒胸中一突:“想不到我谢方恒也会犯这种小错误,姜云及,你大难不死,必定后死,后死无福。”

????樗里疾一下子站起身,怒道:“谢方恒,我念在你是无知书生的面上,还想放你一马,让你思过抄抄院规矩,没想到你的心思竟然这般歹毒,看来本副山长不能放过你了,你的事我会禀明山长,收拾东西回家去吧。”

????谢方恒一听,立刻怂了。

????“不,老师,求你,放过我,我保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老师。”谢方恒跪下身子抱着樗里疾的腿,苦苦哀求。

????“晚了。”樗里疾闭上眼睛,不想再看谢方恒。就在这时,谢方恒双眸迸发出凶光,从袖子中抽出一把匕首,咻的朝云及刺去。嘴里还念着:“你怎么不去死!”

????一切都发生在顷刻之间,云及双眼盯着雪亮的刀子,身体本能的朝后仰倒。说是迟,那时快,云及仰倒后单手掌地,来了个侧身,躲过了谢方恒的刀子攻击。

????“快制住他。”樗里疾大喊。

????黄竹予不会武功,东门微生是锦州守将的儿子,会武。他抄起一旁的戒尺,对众人道:“退后。”不会武,又胆小的书生迅速向门口退去。

????谢方恒双目通红,似发狂一般,到处挥舞刀子。

????几个学生将樗夫子护在身后,慢慢朝门口移动。

????这突如其来的操作差点将人给整懵了。

????“东门师兄,打他后背和下路,他不会武。”云及端起手边的一条凳子,抱在胸前。

????“你们小心。”樗夫子焦急的喊道。他又吩咐身边的学生,让他们去找书院的看守,顺便将此事通报给山长。

????谁也没有料到谢方恒会发疯。

????樗里疾也意识到了事情绝非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还有云及什么时候也牵扯到了其中。他当然知道云及绝对不会做坏事,但是云及到底做了什么让别人不诬告揭发者,而要拖云及下水呢?

????云及在其中半掩着怎么样的角色,樗里疾迫切的想要知道。

????眼下还是将人给拿下为上,私下再问云及吧,他一定会说实话的。

????“姜师弟可练过?”东门微生朝云及一挑眉。云及正专心看着谢方恒,寻找时机制服他,忽然听到东门微生和他说话。

????“练过一年。”云及答道。

????“呵呵,怪不得花拳绣腿,姜师弟,看我的吧。”东门微生嘴唇一勾,浑身的气势一变,浑身的书卷气息全数收敛,一股军士的气息暴露出来。

????云及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东门微生三两下制服了谢方恒。

????太帅了,有木有?

????木凳狗呆!

????有学生送了绳子上来,云及收走了谢方恒的刀子,和东门微生两个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放开我,你们这些人,都该死,哈哈哈,不过是一条狗罢了,何谈此生自由行乐?”谢方恒被绑成了个粽子样,悲戚的自嘲道:“呵呵,旧时王谢堂前燕,今朝休谈一水中,前途灰飞无人顾,截到此时一场空,哈哈哈。”

????“还听他说什么废话,嘴巴堵了,等山长处理。”樗里疾说道。

????很快这件事便传满了整个书院。

????“该死的,蠢货。”伏广德一个人站在书房中。方才在院子中,他听到有人一轮谢方恒疯了,居然拿刀杀人。

????难道是因为最近逼得太狠了,承受不住压力才崩了?这样的人留在身边也是个废物,成不了事,做一颗废棋子也无可厚非。

????按照谢方恒的性子,他绝不会将自己给供出来。这点信心,伏广德还是有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书院的名声一定受损。洛鸿运了解情况之后,立刻召集了学生前往辩论之地。

????“你们是来读书的,不是来耍小心思的,以后这种事再发现,便和谢方恒一个下场。”安默喜站在洛鸿运身前,对底下的书生道。

????这件事将会是书院办学以来的耻辱。

????以往都是些小打小闹的,暗地里也就罢了,所有书院都有这种情况,书院管理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将事情闹到明面上来了,必定严惩不贷。

????洛鸿运给谢方恒的处理结果是请他出去,开除处理。并且修书一封带给谢家的大家长,说他儿子自己教导不好了,请收回。

????这无疑是不给谢方恒任何翻身的机会了。

????试想,若是谢方恒有被书院退学的经历,这世界一定会对他不友好,科考的时候极有可能会被考虑刷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