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四人跨过边境线,来到了东黎萧玚的地盘。

????一路上,他们们断断续续打听到了现在的战况,于越援军已和萧玚的军队汇合,三十五万大军攻城拔寨,逼得镇北军连丢数城,已退回凉州,再往北便是通辽,而通辽身后便到了玉泉关。

????镇北军在凉州守了十数日,如今也快守不住了。

????得知此消息的三人俱是十分震惊,虽已料到镇北军会落下风,但委实没想到境况已到了这样紧张的地步,若玉泉关失守,那镇北军再想反攻,便难了。

????必须立即赶回军中!三人达成了共识。

????一路快马加鞭,风雨兼程、披星戴月地赶路,能不休息便尽量不休息。

????但这样赶路他们吃得消,不会武功的赵芊羽却是受不了的,她看得出一路上气氛有些沉重,也不多说话,只尽量跟上三人的步伐,不过终究还是拖慢了些速度,等几人赶到凉州时,凉州已然陷落,镇北军退回了通辽。

????若通辽再败,则玉泉关,危矣。

????由于凉州陷落,凉州通辽一段因此十分混乱,又两日,一行人得以趁乱混入通辽。

????一进城,几人便打听了战时临时指挥府,没有片刻停留,直奔指挥府。

????等到了指挥府门前,众人已是风尘仆仆。

????萧玴毫不停留,立即打算进府,没想到竟被府门口的守卫拦住:“站住!何人胆敢擅闯指挥府?”

????“你们……哎哟!”那守卫还想说什么,另一名守卫已经一脚将他踹到了一旁,赶紧跪下道:“没眼力见儿的!这是王爷!属下参见王爷、霍将军!”

????那名新来的守卫愣了愣:“王……王爷?王爷不是在府中养病吗?”

????萧玴中毒外出求医之事被封锁了起来,对外一直称他在府中养病,闭门不出,因着总是跟随萧玴寸步不离的封陌仍守在指挥府,是以其他人也便没有过多怀疑,只有几位亲信知道真相。

????而此时,比他更加震惊的,是赵芊羽。

????萧公子是王爷?她,是将军?

????赵芊羽脑海里轰然一声巨响,接着便是一片空白,愣在原地,一时间做不出任何反应。

????萧玴没理会二人,阔步走进指挥府。

????霍清然紧跟着走了两步才发现赵芊羽仍怔怔地留在原地,回头喊道:“小羽,快进来。”

????赵芊羽意识仍有些迷茫,听见有人叫自己,条件反射地跟了进去。

????几人刚一进府便见到一名亲信从院里出来,那人见了萧玴,也是一怔,紧接着便一阵狂喜,抱拳行礼道:“王爷您回来了!”

????“封陌呢?”萧玴脚步未停,边走边问。

????亲信道:“属下立刻去叫封将军!”

????亲信说完转身一溜烟儿跑了,一边跑一边兴奋地喊着:“王爷回来了!王爷回来了!”

????“什么?王爷在哪儿?霍将军有……”听到声音的朔映从拐角处冲出来,话说到一半便瞧见了他们,一阵惊喜后跪下道:“属下参见王爷,霍将军!”

????“起来吧。”萧玴从她身边经过。

????“是!”朔映欢欢喜喜地起身,跟在霍清然身旁,小声问道:“霍将军,您还好吗?”

????“我很好,”霍清然笑了笑,示意了一下身侧的暗影:“或许你更想问问某些人好不好。”

????朔映耳根有些发热,拿眼神偷瞄了暗影一眼,见他没反应,突然想到,自己怎么这般扭扭捏捏,一点也不爽快,思及此处,当下展颜一笑,大方地拍拍暗影的肩道:“暗影,你怎么样?我看你好像瘦了,还好吗?”

????暗影微微一点头,声音淡若水:“很好。”

????“王爷!”封陌匆匆迎了上来,脸上接连战败的阴云一扫而空,换上了久违的欣喜。

????萧玴神色冷峻:“立刻传苏将军、林将军,议事厅紧急会议。”

????“是!”封陌领命而去。

????另一名亲信引着几人进入临时搭建的议事厅。

????朔映停下了脚步,望着几人离去的背影发了会儿呆。

????不多时,苏和、林谦及云清儒等人匆匆赶来,众人还来不及为萧玴平安归来感到高兴,便一头扎进会议厅,这一议事便从午间议到了深夜。

????萧玦的南军,范阳节度使韩琳守军加上于越十万援军,整整三十五万大军集结在凉州,而通辽的镇北军和燕子军,总共只有十二万兵力,敌我实力悬殊,这一仗,难!险!

????从紧急军务,到每场战役的战况,至守城策略,一直商讨到凌晨丑时,这次紧急会议才暂告一段落。

????众将领离开后,霍清然走出议事厅。

????天空中一轮明月高挂,清辉直泻而下,将发了新芽的树木勾勒出嶙峋的身影。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朔映还守在议事厅门口,见霍清然出来便跟了上去。

????霍清然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把赵芊羽给忘了,赶紧问道:“朔映,你可见到今日午时随我同行的女子?”

????朔映道:“将军是说赵姑娘吗?”

????“对,她在哪儿?”

????朔映笑了笑,道:“将军无需紧张,属下已为她安排了房间,现在想必已经歇下了。”

????霍清然松了口气,道:“在何处?带我去。”

????“随我来。”

????霍清然随朔映来到西侧一处厢房,里面的灯自然早已熄灭了,想来定是早早歇下了。

????也对,赶了大半个月的路,定是累着了。

????霍清然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压低声音对朔映道:“明日去找个丫鬟,以后负责伺候赵姑娘的起居,切记,万不可怠慢。”

????朔映道:“是。”

????霍清然点点头,转身离开。

????朔映跟着问道:“将军,这位赵姑娘到底是何人?为何会随您和王爷回来?”

????霍清然想了想,道:“是我和王爷的恩人。”

????朔映眼中露出讶异之色:“属下瞧着她弱不经风的样子,没想到竟有恩于您和王爷,真是人不可貌相。”

????霍清然也无心多说,只道:“无论如何,照顾好她便是。”

????“放心吧将军,包在我身上。”朔映拍拍胸口保证。

????霍清然道:“你先去歇息吧,我还有些事要同王爷商量。”

????“不用,我就在门外守着。”

????霍清然道:“不必,门口自有守卫,你去歇息,这是命令。”

????朔映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道:“是,属下这就去休息。”

????屋内,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的赵芊羽,听着霍清然和朔映渐行渐远的声音,却愈发睡不着了。

????她眨了眨眼睛,两滴清泪,在黑暗中,无声流淌。

????……

????虽说答应了霍清然去休息,但朔映怎么睡得着,如今军情如此紧张,纵然她只是个小小的队正,也无法不忧心。

????一个人走着,不知不觉竟来到了暗影房外,房间里的灯还亮着。

????原来他也没睡,朔映浅浅一笑。

????这次回来,他真的瘦了很多,想必一路上绝不轻松。

????站了好一会儿,朔映转身,准备离开,身后的房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朔映欣喜地回头。

????暗影见到她,愣了愣,向她走来。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朔映问道。

????暗影嗓音沉稳:“睡不着,出来练会儿剑。”

????朔映笑道:“那我陪你。”

????暗影从她身边经过,道:“随你。”

????朔映心中欢喜,蹦蹦跳跳地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