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俞呀,等这次完事后,跟部里申请个专项,先把金属毡做起来,然后加大投入争取把其他先进材料也搞上去。”

????眼见两名美国工程师越谈越开心,甚至表示如果可能希望永宏厂的航空级金属毡能早日投产,他们普惠公司有可能作为重要原材料,从永宏厂进口,一位部位领导当即就激动了。

????此时的中国一直是先进工业品的进口国,每年好不容易积攒的外汇,几乎全部拿来进口材料和设备去了,有介于此,能向国外出口东西,创造外汇,那都是宝,要是能出口先进工业品就更不得了,简直称得上是国宝。

????于是那位部位领导二话不说,直接就大手一挥,给永宏厂极大的政策优惠,至于行不行,根本不在这位领导的考虑范围之内,反正能涨脸面的事情,那就是好事情。

????俞厂长等人也很高兴,尽管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金属毡到底是怎么回事,陆茗这个经常乱报课题,却一直瞎忙活的疯丫头怎么就捣鼓出世界级的材料。

????但不妨碍他们对部委政策的拥抱,所以就算两眼一抹黑,几个人也装的了然于胸,好似陆茗的成果是在他们关怀和领导下产生的,为此口才极好的俞厂长跟部委领导说得那叫一个热络,中心思想就一句话,请各位领导放心,永宏厂保证不辜负各级领导的期望,坚决把航空材料这块给搞上去。

????厂领导和上级领导聊得很开心。

????陆茗跟两个美国工程师交流的也很愉快,这要是放在以前,没两句话陆茗估计就露怯了,毕竟她的能力有限,哪怕她很努力,可还是弥补不了理论上的巨大差距。

????正因为如此,她拼死拼活的搞实验没少遭人笑话,都觉得她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人,非要搞那些别人看不懂的高端东西,有点草鸡相当凤凰,太不自量力了。

????陆茗也很憋屈,好在她不是那种碰到困难就往回缩的姑娘,别人说不行,那就做个行的让人看看;别人说不自量力,自己就来个不自量力。

????不就是没上过大学嘛,那就找来课本自己学;理论欠缺?没问题,读着书本做着实验,理论联系实际咱们掌握的更快。

????就这样,陆茗这两年就跟蛮牛一样,在材料学科上跌跌撞撞,学的东西倒是不少,实验也做了一大堆,却依旧没啥长进,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身上好像少了一种叫做经验的东西。

????没错,就是这东西,不然人家都上大学干嘛,自己在家自学不就行了,还不是冲着有经验的老师教授去的?

????找到了病根儿,但也有些苦涩,无他,只因为大学陆茗实在考不上,就在陆茗突然开始茫然,开始审视自己是不是真的如旁人所说的太不自量力了,自己好闺蜜宁晓惠找到了她,跟她说了庄建业,跟她讲了金属毡的课题。

????有些茫然的陆茗本来不想接的,可又有些不甘心,想着在努力一次,要是不成就按小舅说的那样,找个人嫁了,这辈子再不折腾材料了。

????所以陆茗根本就没细问庄建业金属毡是怎么回事,提了个单独发表论文的条件就接了,其实下意识里根本没觉得这事儿能成,自己那么努力都失败的连自己都茫然,这一次就能成?除非是见鬼了。

????结果,她真的见鬼了。

????因为庄建业就是个鬼才!

????是的,就是那个给她的第一印象很不好,觉得又是个跟宁晓东一样不思进取的臭男人,当她第一次听金属毡基础性质时,就给了这个人“鬼才”的评价。

????没办法,实在是那次讲解令她困扰许久的东西得到了解惑,那种茅塞顿开,醍醐灌顶的爽快,简直难以形容。

????也就是从那天起,陆茗知道,她在经验这块即将补全。

????其实不止陆茗自己觉得发挥的很好,在场的其他永宏厂的陪同人都感觉到陆茗的变化,怎么说陆茗是厂子弟中比较出名的一个,肚子里有多少墨水,他们这些人比谁都清楚。

????别说跟美国的工程师谈论技术不露怯,平时见了稍微有点经验的老技术员,两三句话就能被顶的屁都没有。

????现在可好,跟人家老美说得那叫一个热络,各种专业术语更是满天飞,搞得一旁的翻译都有些手忙脚乱,实在是那些技术术语太难翻译,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顶级大学的教授驾临呢。

????“我说,你们材料室怎么培养的?有空到我那儿传授点经验。”

????坐在角落里的一名部门负责人低着头朝着材料室主任嘀咕着,类似的话从坐下到现在,材料室主任听了好几次了,弄得他到现在都有些见怪不怪了,哪怕他也很想知道陆茗怎么就这么厉害了,但不妨碍这位年近半百的老技术员与有荣焉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

????“对不起,迈尔斯先生,金属毡中的铬、镍、碳、钢的比例并不方便透露,还请您谅解,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的金属毡可以承受820摄氏度到880摄氏度的高温,目前我们正准备测试900摄氏度下金属毡的状况,具体如何还要等到实验结束才能知晓。”

????“对不起,陆女士,我只是想了解基本情况,以便为我们接下来的评估做好依据,并不是真的想打探你们的材料的秘密。”听了陆茗的话,迈尔斯一如既往的客气。

????不过一旁的海森堡却要直接的多:“我肯定你们在金属毡上的成就,不过你们在这方面的加工工艺好像不尽如人意,我刚才看了金属毡跟金属环的连接,貌似用的是一种胶状物,而不是更加牢靠的焊接,而且我们在刚才参观厂房时也发现,你们并没有真空钎焊炉这样的装置,所以断定你们应该不具备这样工艺。”

????“这样就可惜了!”迈尔斯适时的接过话头:“如果你们有这项工艺,再加上金属毡的材料,我们会考虑将20%的生产比重交给你们,只可惜~~”

????迈尔斯遗憾的耸耸肩:“你们没有!”

????“谁说的?”陆茗听罢一脸古怪:“真空钎焊,我们早就搞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