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见泠落一直郁郁寡欢的,宫离殇费尽心机地哄她开心,格外用心。

????上午两人去城外的山上看红叶,下午又泛舟游兰陵,晚上继续逛夜市。

????每天就这样带着泠落吃喝玩乐,临安来的诏令早就扔在了一边,简直就不务正业,。

????夜里,两人并肩坐在兰陵高大的城墙上,头上是繁星点点,脚下是万家灯火。

????这样的高处似与街上的繁华相隔,再也听不到下面的喧闹。

????夜黑的沉,不远处黛色的小山下是一条波光粼粼的宽阔的银带,水光滟滟。

????那水里点点的光亮,不知是天上倒影的明星,还是小舟夜泊的灯影。

????十指相扣的两人还穿着夏日的薄衫,垂落下来的都是紫色的衣摆,随风飞扬,交缠在一起,再难分彼此。

????兰陵的地理位置偏南,虽是深秋,夜风却也温柔,相比于北方的边关,这里的气候并不冷,倒有几份舒适宜人。

????泠落仰着头,不言也不动,出神地望着天上闪烁的星子,眸光水润,此刻的她掩去了多日来深藏在眼底的情绪。

????看到泠落这个安静乖巧的样子,宫离殇的心都快化了,情不自禁地倾身靠近。

????灼热的气息都喷在了她的微凉的小脸上,泠落垂眸,浅笑着看进他的眸子。

????依然如旧日的无虑,她还是她,似乎没有改变,可宫离殇知道,流产一事是泠落心里的一根刺,一直扎得人生疼。

????泠落的确是变了,变得少言寡语,变得不爱笑了,再也没有往日的天真活泼,多了几分成熟稳重。

????可她的眼眸依旧清澈动人,却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一层无法化解的忧郁,这时刻提醒着宫离殇泠落独自经历了什么,惹人心疼。

????她像是长大了,可这代价也太大了,成长剥夺了太多的东西,也教会了很多东西。

????宫离殇伸出右手,挡住她看向他的眸子,只感觉那小扇子似的睫毛一下一下地扫着他温热的手心,撩得人心痒。

????“宝贝儿……”

????灼热的气息越来越粗重,泠落主动扭头,轻碰他的唇瓣,眨眼应道。

????“嗯。”

????即便是两人靠的这样近,泠落也表现的极为淡定,不再像原来一样,动不动就脸红了。

????反倒是宫离殇被泠落撩的红了耳朵,可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故作淡定。

????“还记不记得出征前你答应过我什么?学会了吗?”

????回忆起那日的约定,泠落再也绷不住,脸终于红了起来,心虚地移开目光,一脸无辜地装失忆。

????“我答应什么了吗?”

????就猜到这小无赖会不认账,宫离殇也不气,嘴角勾起,埋首在她的颈窝,轻笑。

????“看来是没学,那我今夜教你好不好?”

????“不好!”

????“不好也好。”

????这才是宫离殇,即便是询问她的意见,也不给她任何反驳的机会,万恶的主义中央集权!

????看到泠落这个委屈的小样,宫离殇极为愉悦地将小人抱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眺望了一下远处,见山上的一排火把熄灭后,低头在泠落的额上落下一吻,缓缓道。

????“看。”

????看什么?

????泠落还是一脸懵,宫离殇的话落,地平线上、天空之下,顷刻间便缓缓升起了数万只的孔明灯,这样的场景何其震撼。

????那微弱的灯火竟比这繁星还要多,点亮了整个漆黑的夜空,真的是好美……

????泠落的眼睛在那一刻似乎也被点亮,里面闪着几分光亮,她眼眶一红,一下子就想起了去年的中秋夜。

????那是她和宫离殇放天灯许愿的场景,马上又要到中秋了,这才刚过去多久,回忆起来却顿觉沧桑。

????果然,耳边响起了低沉又温柔的嗓音,只听他道。

????“宝贝儿,我们许个愿吧,一起保佑愿安。”

????泠落含着泪重重点头,闭上眼睛双手合十,默默地在心中虔诚祈祷

????请保佑我的宝宝在另一个世界平安喜乐、健健康康。

????“我已经让人去灵隐寺请方丈和道济为愿安做法超度,宝贝儿,你还有什么想做的和我说,我都会安排下去的。”

????该做的都做了,她似乎也没什么好做的了,不等泠落开口,宫离殇继续劝道。

????“宝贝儿……以后别再折磨自己了好不好,有些事就让它过去吧,日子总是要向前看的。”

????是啊,日子是要向前看的,可她为什么就过不去也放不下呢?这些日子,泠落折磨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宫离殇。

????泠落转身抱住宫离殇的脖子低声啜泣着,一时并没有答复,宫离殇心疼地叹气,大手不断地抚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

????“宝贝儿不哭……不哭了……”

????为这早夭的孩子,泠落真的是流了太多的泪,宫离殇都怕她哭伤了眼。

????一听宫离殇这哄孩子一样的语气,泠落又忍不住矫情起来,哭够了的她两只手勾着他的脖子,一下跨坐在他的腿上。

????不等宫离殇反应过来,就直接堵上了他的唇,泠落难得如此主动。

????宫离殇先是一愣,随即紧扣着她盈盈一握的腰,送上门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身后是漫天飞舞的许愿灯,眼前的美景也看不下去了,美色当前,再也没了心思。

????宫离殇把人抱起,用轻功带她打道回府,路上琢磨道了一句。

????“回去要是也能用这个姿势……”

????“不要!”

????不等宫离殇把话说完,泠落就抱着他的脖子,红着脸尖声拒绝,就怕他动什么歪心思。

????可最后,宫离殇不仅动了歪心思,还付诸了实践,真是可怜了泠落。

????临安,御书房

????更深露重,宫飒琪早已忙的焦头烂额,将手中的奏折扔到桌子上,揉了揉疲惫的眉心。

????养心殿大火一事,闹得人心惶惶,都说“皇帝为政不德才天降大祸”。

????最后虽查证公示是叛军所为,可这风言风语已起,根本就堵不住万民之口,更何况其中还藏着那么多别有用心之人。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流言若起堪比洪水猛兽,丝毫招架不住。

????宫飒琪也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绝不会如此简单,定有蹊跷。

????叛军入宫直奔璃王宫,本就是为了活捉璃王妃,要挟他与宫离殇,又怎会大老远的在养心殿放一把火?

????养心殿材质特殊,引火极为不易,叛军也没有必要冒着失败的风险多此一举,而且根本就没人知道慕容泠落在养心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