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es阮建国甚至直接道“乖宝,要不你直接在家休息一天,这课永远也上不完,也不差这一天半天的。”

????eses舒洁正抱着阮娇娇,闻言瞪了他一眼,阮娇娇也道“爸,你这样会把我养废的。”

????eses说完,她又在舒洁的怀里蹭了蹭,小声道“我没事,就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eses“嗯,要是实在不舒服,记得来找妈妈。”舒洁摸着她的后背,温柔的道。

????eses阮娇娇点点头,她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坚持的。

????eses到学校的时候,阮娇娇和许胥比平常要早,他们到班上时,班上还没几个学生。

????eses杨小娜坐在位置上正在做题,看到阮娇娇和许胥的身影,眼神立即一亮。

????eses但马上又担忧的皱起了眉头,关切的问道“娇娇,你生病了吗?”

????eses阮娇娇痛苦的呻吟一声,委屈道“比生病还要痛苦,我失眠了。”

????eses“失眠?是睡不着吗?”杨小娜从没有失眠过,不懂这个滋味,只是看阮娇娇有气无力,脸色也不太好的样子,只觉得有些心疼。

????eses说道“那现在还早,你先伏着睡一会。”

????eses阮娇娇无力的摇摇头,她怕自己这一伏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

????eses她一开学就是缺课三天,现在第二个星期就开始早读课睡觉,那实在太不像话了,她不想让班主任觉得她依靠着舒洁为所欲为,态度这么不端正。

????eses见阮娇娇坚持,杨小娜虽然有些心疼,但也没有继续吵她,只是做题的时候,不时的抬起头看她一眼,好随时观察她的状态。

????eses几分钟后,班上的同学开始陆陆续续的来了班上。

????eses陆子书吊在最后一个进班,可能是起的太晚了,只来得及洗了把脸刷了个牙,头发都没打理,有几根呆毛矗立在脑门中间,看上去特别的傻气。

????eses他边走,边用小镜子照着自己的头发同手,不时的用手扒拉一下,往下压着,走到许胥座位边上的时候,随意的扫了眼阮娇娇。

????eses“我去,娇娇你告诉哥,你们昨天晚自习都没上,是不是偷偷的做贼去了,你看看你那大黑眼圈,都能赶上熊猫眼了。”陆子书夸张的叫着,指着阮娇娇脸上的黑眼圈喊,还特别欠的将自己的小镜子往她面前凑。

????eses阮娇娇有气无力的瞪了他一眼,都懒得答话。

????eses她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课桌上摊开的课本,不过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eses而周围这个时候也渐渐响起了稀稀朗朗的读书声。

????eses阮娇娇从来不知道,这些读书声催眠效果这么好,她虽然极力的坚持,可是那入耳的读书声就像是催眠曲一样,让她的眼睛越来越睁不开。

????eses见她困成这样还是不睡,许胥放下了手中的课本,哄着她“先睡一会,不然等会上课会更加的没精神。”

????eses阮娇娇反应迟钝的盯着他,泪眼朦胧的打了一个哈欠,觉得他说的还挺有道理的,她还是趁着现在再眯一会比较好,不然等会上课如果是这样的状态,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