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ag捕鱼论坛|官方网 > 穿越ag捕鱼论坛|官方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亚历山大的表演时间
????即便感到意外,长期听从命令已经形成的习惯,让所有猎卫兵不假思索的举起了枪。

????一排排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四周的村民,以亚历山大中心排列起来的猎卫兵们形成了个密集的方阵,同时那辆马车上安装的看上去如同车门般的挡板也已经被摘掉铰链,只等着一声令下挡板翻倒,就会露出可怕狰狞的獠牙。

????四周的村民们当中出现了一阵骚动,可依旧没有人愿意退让,他们紧握着手里各式各样的武器盯着这支军队,很多人脸上有的是紧张,少许的畏惧,可更多的是莫名的兴奋和似乎随时都可以冲上来的冲动。

????“谢尔,你有些多么勇敢的同乡啊,他们完全可以成为欧洲最好的士兵,你一定听说过那些传说对吗?”亚历山大轻声赞叹着,这些凶悍的巴尔干山民让他想起了古代马其顿王国的那些勇猛战士,正是依靠着这样的士兵,那个时候的马其顿王国才能迅速崛起,菲力二世和他那天才的儿子亚历山大才能建立起那令人敬畏的庞大帝国。

????“听说过,一位了不起的父亲和一个更伟大的儿子,”谢尔舔了舔嘴唇,他的眼神密切盯着那些似乎随时都可能冲上来的村民,然后他趁着空隙迅速瞥了眼亚历山大“老爷请允许我说一句,您也是亚历山大。”

????“是吗,不过我可成不了他,要知道他征服了遥远的波斯,而我可能连君士坦丁堡都到不了,”亚历山大说着看着开始逐渐逼近的村民举起了火枪“另外我也不想有一个自己的赫菲斯提安,好了听我命令,预备!”

????火枪兵们瞄准了对面的村民,虽然正如亚历山大说的这些人的确说得上是他们的同乡,但是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反反复复早已经麻木枯燥长期的训练和经历过的一次次的战斗让他们已经变成了战斗的机器,不是不恐惧,而是当面对敌人的时候已经形成了对命令的自然反应。

????“住手!”一个紧张的声音从房子里传来,一个人的上半身露出窗户外,或许是某种天生就对某个颜色所具有的特殊含义的共同认识,他的手里拿着一块白色的布条不住晃悠,看上去十分显眼。

????房子沉重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了,瓦捷列托从里面奔了出来,他不顾一切的跑到已经相互离得很近的双方中间的空地上,双手不住的向着两边的人摆动“停下来,这是命令!”

????他向那些村民不住喊着,看到他们慢慢停下脚步,瓦捷列托喘着粗气回头看着站在猎卫兵当中的亚历山大“你赢了公爵,请你进去,我们可以再谈谈。”

????“不,”亚历山大的话让瓦捷列托脸上一滞,然后他继续说“给我的人安排一个地方,他们太累了,从进入这片大山之后就一直警惕着,我承认你们的确给我们找了不少麻烦,所以我需要先好好休息一下。”

????瓦捷列托动动嘴唇,不过还是默默点头接受了这个条件。

????只是谢尔对亚历山大的话多少有些不解,所以当他们终于走进一栋看上去还算说的过去的当地地主家的农庄后,谢尔立刻有点迫不及待的问“老爷您这是干什么呀,他们已经服软了,难道不应该趁着这个机会立刻让他们向我们低头吗?”

????“你是不是觉得我主动承认他们给咱们造成了威胁显得不那么聪明?”看着谢尔虽然一口否认,可那再明显不过的言不由衷的神态,亚历山大笑了笑“听好了谢尔,因为这也许对你将来很有用,当你要和什么人讲价钱的时候,记住永远不要让对方掌握整个谈判的节奏,哪怕是看上去你占了上风,可实际上也许你已经掉进了对方设好的陷阱。”

????“所以您的意思是,想什么时候谈得咱们说了算?”谢尔琢磨着问了句。

????“学的很快侍卫官,继续好好学着吧,你将来会成为一个难缠的谈判好手的,要知道乌利乌就是这么过来的,相信你也不会比他差。”亚历山大说着走向一张看上去铺得很厚实的床,不等脱掉靴子就一头倒下睡了过去。

????听到公爵老爷把他和大名鼎鼎的御前官相提并论,谢尔有点得意的抹了下翘起来的须尖,然后又立刻快步走出门去,安排猎卫兵们的警戒。

????就在亚历山大倒头大睡的时候,在村子另一头的镇公所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争论,瓦捷列托和几个之前与亚历山大见过的那些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吵个不停,他们每个人都在不住的说着,可又都没有一个人在听别人的话,所以当瓦捷列托终于忍耐不住大声何止了所有人的争吵不休后,看着那些人愤愤不平的眼神,瓦捷列托忽然有种莫名的沮丧。

????“我说那个罗曼特西亚公爵赢了,而他的确是赢了,看看我们的样子吧,那个人据说现在正在睡觉,他在睡觉!可我们却在这里争论不休,你们觉得受到威胁的究竟是谁,是他还是我们?”瓦捷列托大声的质问着“如果我们连该怎么对付他都不能决定,还怎么继续下去?”

????“这有什么,杀掉他就是了,”一个穿着这个季节很少见的深色毛绒外套的男人接口说“我们向他保证过他不可能活着离开这片大山,那么不论他究竟知道什么也都永远只能是个秘密了,所以我们完全不用为这个担心。”

????“可你怎么就能保证他没有把知道的东西留给别人,他为什么要忽然从这里返回罗马,你想过没有?”另一个人离开驳斥着“或许他早就知道了有关真理会的事,所以他这次就是冲着我们来的,要是那样就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件事,如果他真死在这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们谁知道?”

????“可你怎么保证他就是冲我们来的,他是怎么我们的存在的,要知道已经过了太久了,即便是因为对继承者的愧疚把自己倒吊在十字架上的彼得也并没有告诉他的学生关于唯一使徒徒犹大的真相,你们认为这个人怎么会知道?”

????“也许是因为梵蒂冈的记录?”有人满是忧虑的说“我们都知道他在梵蒂冈是红人,听说教皇把他当儿子似的看待,所以他从那些梵蒂冈的文献里发现了关于我们的线索也所不定,更何况别忘了真理会并非只有我们,阿拉贡,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有我们的兄弟,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个世纪,和我们的祖先一起追随唯一使徒犹大的圣徒后裔们也有可能会留下各种线索的。”

????这个推测显然很有说服力,即便是开始坚持要杀人灭口的几个人也不由沉默了,他们相互看着想要从同伴那里得到答案,可每个人又都因为摸不着头脑一时间无法做出决定,最后所有人的目光不由都望向瓦捷列托。

????“我们得和他谈谈,”看着那些眼神,瓦捷列托有些无奈的说“我们不知道他究竟知道了多少,可你们应该得明白如果关于真理会的事情暴露出去,不要说梵蒂冈不会放过我们,就是那些布拉格的王公们也不会饶过我们,要知道我们已经从他们那里拿了太多的钱,如果他们知道和他们做生意的一直是真理会,为了撇清自己他们也会毫不留情的把我们所有人都杀光的,所以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先搞清楚他究竟知道多少关于我们的事。”

????“这可真是个灾难,这个罗马特西亚公爵究竟是从哪知道这些的,要知道即便是这么多世纪以来一直在试图彻底铲除我们,可梵蒂冈也从没真正承认过我们的存在。”一个人恼火的问着,看到其他人同样茫然的脸,他又对瓦捷列托说“看来你得先稳住他,或者试探着问问他究竟想要什么,既然他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秘密却只带着这些人来,或许他就是想要和我们谈谈条件的。”

????瓦捷列托原想开口同意,不过接着就忽然摇摇头“不,不是我,是我们所有人,你们也要参加这次谈判,要知道这个人如果真是发现了我们的秘密却没揭穿,那他想要得到的一定很多,所以这个谈判必须我们所有人都参加,因为我做不了主,而且也不想最后所有责任由我一个人承担,所以要想让我去和他谈,你们就得答应我的这个条件。”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露出了恼怒样子,不过最终还是在瓦捷列托的坚持下勉强同意了他的条件。

????亚历山大睡的很香,其实从离开蒙蒂纳到踏上返回罗马的路上,他这趟旅行始终都很紧迫,特别是在到了布加勒斯特之后,在想办法解决瓦拉几亚人,希腊人,还有来自各自的巴尔干贵族之间或明或暗的重重问题的同时,还要照顾因为怀孕从脾气暴躁变成了喜怒无常的索菲娅,而当孩子们终于降生后,却又要因为大教堂事件与克罗地亚展开新的博弈。

????人们并不知道在因为阿洛霞导致瓦拉几亚与克罗地亚边境上最紧张的关键时刻,亚历山大每天只能睡上可怜的三四个小时,这让每天深夜有时候是凌晨才能休息的他为了不打扰到索菲娅和孩子们只能另外找个房间,这让他已经很疲惫了,而归途上并不平静的气氛同样迫使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所以当终于可以躺在床上时,哪怕是房子外面随时随地都可能会有成百上千的巴尔干农夫突然冒出来,他也依旧睡的那么香甜,以至谢尔来叫醒他时不得不用力推了几下肩膀,才把他从睡梦中唤醒了过来。

????“已经是晚上了吗?”

????“已经快天亮了,”谢尔一边伺候着亚历山大穿戴好他的披挂,一边报告着“那个瓦捷列托派人来了,他们要求重新谈判,不过这次不是在那边,”谢尔用拇指向后的指了指镇公所的方向“他邀请您去施瓦拉城堡里详谈。”

????“施瓦拉城堡?”听到这名字,亚历山大就不禁想起了吸血鬼,再看看还微微笼罩着一层暮色的天空,他不禁觉得自己这次可能真的是要夜访吸血鬼了。

????施瓦拉城堡距离这个村子不远,或者说这里原本就是原本属于弗拉德三世领地里的田庄,所以从村子出发到城堡的道路十分通畅。

????亚历山大同样可以理解那些人的心思,很显然他们虽然没学过什么专业的谈判技巧但却并不愚笨,所以有意无意中他们也在利用一些小手段试图掌握谈判的主动权,选择在弗拉德三世的城堡里进行谈判,显然就是他们试图重新占据主动的一个手段。

????施瓦拉城堡坐落在特兰西瓦尼亚高地平原上,具体的位置则是在马夫诺罗什山的山顶。

????这座不太高的山峰地势却很陡峭,因为险峻而建立起来的城堡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作为特兰西瓦尼亚贵族们抵抗入侵的坚实阵地而远近闻名。

????不过不论是当下还是在后世,让这座城堡名声大振的还是有关吸血鬼的传说,而因为吸血鬼的故事而演绎出的各种带着血腥气息却诡异艳美的爱情故事也是层出不穷。

????这倒是让亚历山大有时候在想,不知道几个世纪后,会不会有人把采佩斯与索菲娅联系起来编出个什么凄美的人鬼情未了的黑暗传说来,而自己在这样一个故事里又会扮演什么角色呢?

????虽然上山的路因为曲折有些绕远,不过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的旅行就变得快多了,当他们站在那透着阴森恐怖气氛的城堡大门前时,看到的却是已经站在吊桥前的瓦捷列托和他的几个同伴。

????“公爵,我们再次感谢您的到来,”瓦捷列托已经恢复了最初见面时那副轻松随意的样子,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却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在不好对付,所以在决定谈判之后他没有立刻通知亚历山大,而是又和同伴们仔细讨论了一下该如何应对这个人,最重要的是他们想从他嘴里探听到他们的处境是不是还算安全“这座城堡原来是属于采佩斯家族的,不过因为弗拉德三世生前无法偿还他欠下的债务,现在它已经属于骑士团了。”

????“很经典的兼并案。”

????亚历山大应了声,他知道采佩斯因为他父亲没有给他留下份好家当到死都显得手头拮据,据说为了维持军队他已经拿出了最后的一点私房钱,以至他死之后他的军队因为还缺饷险些闹出了哗变,不过索菲娅恰好就是在那个时候拿到了第一笔来自威尼斯犹太人的赞助,于是采佩斯的军队如今已经有大部分归入了瓦拉几亚王军。

????现在看着这座虽然在大半夜里看着实在有些渗人却颇为恢弘壮观的城堡,亚历山大不由怀疑那些龙骑士团从开始就盯上了弗拉德三世的家产,所以才千方百计的诱惑他加入进来,还让他心甘情愿的掏了那么大一笔钱孝敬他们,以至他儿子后来的日子都过得那么紧巴巴的。

????这让亚历山大不禁开始琢磨经过这些年之后,这些犹大的信徒是不是改行干起了老鼠会之类的营生。

????城堡很壮观,高大的门廊,雕刻精美的罗马柱,还有带着典型东方色彩的城堡圆顶,这个让亚历山大不禁对没看到印象中吸血鬼专用的阴森恐怖的哥特风格款式的建筑有些遗憾,不过即便如此,在深夜里走在这么一座城堡中依旧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直到终于来到一座点满了蜡烛的大厅之后,看着墙壁灯座里满满的粗大蜡烛把整个大厅都照的有如白昼,亚历山大不由在心里暗暗嘀咕了句“真是一群土豪……”

????依旧是那些人,不过亚历山大猜想应该还有其他人躲在暗处,他之所以故意延迟了谈判时间,其实也是为了让这些人有时间召集更多的同伴,而从他们把谈判地点选在施瓦拉城堡而不是那所显然藏不住太多人的镇公所,也可以猜到他们显然是为了让更多人有机会能“旁听”这次谈判。

????“那么公爵,让我们先坦诚的相互谈一谈,请告诉我对我们知道多少?”坐在亚历山大桌子对面的瓦捷列托微微眯起了眼睛,在烛光下,他的身影投在身后的墙壁上形成个巨大的阴影不住的晃动。

????亚历山大感觉到了随着瓦捷列托的这个提问,坐在对面的那些人的神经似乎一下子变的紧张起来,尽管他们外表看上去好像满不在乎,可从他们那微微耸起的肩膀,和因为屏住呼吸而不由前探的下巴就可以看出,这些人对这个问题是何等的关注。

????亚历山大没有立刻回答,尽管凭借着脑子里对那些似是而非的传说了解,再经过一番试探后他已经差不多知道了答案,而且他也觉得自己完全有把握借着对这段千年谜团的认识让自己安然无恙的从这里脱身,但他现在却又有了新的想法。

????想想这些人当初从弗拉德三世那里敲诈来的那笔钱,再想想他们这么许久以来可能积攒下的财富,亚历山大忽然觉得如果就这么走了真是有点对不起自己了。

????“公爵,请回答我的问题,”瓦捷列托再次说,他的双手按在桌上,眼睛紧盯着亚历山大“如果你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

????“好吧,开始我的表演……”亚历山大应了一声,然后他向对面这些人环视一圈,接着就用稍显奇怪的语气说“难道从来没有人告诉你们,你们所谓的真理会其实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吗?”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神色瞬间变了。